返回
药品

【砥砺2021】“政策+资本”强势围攻药店圈,7大预测助推行业新蜕变

2021-02-15 14:15 854

none="shifuMouseDownPayStyle('shifu_guoqing_001')" style="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新年特辑

2021年,疫情的阴霾还未完全消退,多国新冠疫苗研发快速推进,为全球经济带来希望。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医药界频出重拳。年初,国家医保局发布“两定办法”,虽说网售处方药有待明确,但零售行业仍看到了利好。春节前,第四批药品集采开标,集采常态化持续影响医药行业的发展,进一步倒逼企业创新转型。3月1日起,新版医保药品目录正式启用,药企的日子将更加艰难。2021,砥砺前行,方见曙光!本期推出2021年药店行业发展预测,以飨读者。

 

盘点

魔幻2020

造就药店最美人和事

 

“战疫”最美逆行者

 

2020年最大的魔幻,无疑是新冠疫情。这场疫情使人们认识到健康的重要性,认识到医药终端、供应链在医疗健康保障体系中的重要性,也凸显了基层药店在应对突发公卫事件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药品以及口罩、防护手套、隔离衣、消毒液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医药供应链断裂、严重缺货等问题成为了痛点,药店人勇敢站出来做“最美逆行者”。那些日子里,药店人不怕危险,坚守岗位,在向市民做好防疫科普的同时,力保药品与口罩等防护用品供应,各级药店在我国医疗健康保障体系、公共卫生预防治疗体系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的购药行为,网上药店是最大获益者。2020年5月,武汉多家连锁药店以及与“互联网+医院”对接的定点药店网络购药翻了5-10倍,即使实体药店恢复了正常营业,网络销售仍比去年同期翻了5倍左右;网络销售在药店的占比有望提升到25%--30%。

 

线下药店的专业服务改善了顾客对药店的认可度和美誉度,加大了对药店的引流,促进了销售。据统计,刚需拉动下2020年药店销售额总体保持增长,且增幅从一季度的0.6%提升到三季度的4.6%,预计全年增长6%,回暖趋势明显。随着“线上销售+线下服务”成为主流模式,“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等新模式备受认可,区域龙头与第三方平台开展战略合作等,线下药店的渠道价值越来越凸显。

 

药店迎第二波上市潮

 

2020年7月,湖南养天和公布了招股说明书,离登陆资本市场又近了一步;12月1日,云南健之佳在上交所挂牌交易,成为我国A股市场上的第5家药店股;12月15日漱玉平民成功过会,登陆创业板指日可待……

 

这一连串的申报、过会与上市,被视为继四大连锁上市后我国药店第二波上市潮,这一波在标的、板块等方面比第一波丰富。除了在主板、创业板挂牌外,健之佳登陆的是科创板;除了以医药零售为主要业态,健之佳还着力构建多元化社区健康服务生态圈,业态覆盖社区专业便利药房、便利店、中医诊所、社区诊所、体检中心等。

 

优质药店纷纷上市,壮大了A股“上市药店板块”的实力与影响力,我国资本市场有望迎来8-10家药店。从上市连锁的发展看,受益于证券市场融资、机制等优势以及资本的强力推动,我国连锁药店业必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新并购再度点燃战火

 

在经过之前一两年并购整合、消化融合带来的短暂沉寂后,2020年的药店并购重开战火,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形式多样、规模更大的“新并购”。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老百姓、益丰药房、大参林、一心堂四家上市连锁药店投入并购总金额超过12亿元,并购门店近千家。

 

2020年“新并购”爆发在疫情得到控制后的第二季度,老百姓率先“打响第一枪”,在3月至6月,先后收购了79家门店,收购总额逾1.3亿元。进入第三季度后,大参林、益丰药房开始发力,单季内两家企业新签并购项目涉及门店均超过百家:大参林在8月以1.05亿元收购了拥有105家门店的河南泓旭、河南盛康51%股权;益丰药房收购标的体量较小,7起同行业并购分布在江苏、湖南、河北三省。最近两年扩张重点转为自建门店的一心堂也出手了,在第四季度先后收购了宜宾老百姓、贵州红瑞乐邦及部分单体药店,在年底同侯马广生堂达成股权合作协议合资成立药品零售连锁公司,侯马广生堂把下属44家直营门店及其资产并入合资公司,一心堂只持股2%,合资公司正常经营三个月后若主要经营指标达到预期值再受让49%股权,否则可无责任终止合作、收回相关商标、名称、字号的等,这种合作显然把并购风险降到了最低。年末,老百姓斥资6.8亿元收购拥有直营门店235家、加盟店52家、年营收超过4亿元的赤峰人川大药房,再加上2017年收购的通辽泽强,老百姓在内蒙古的地位短期内无人撼动。

 

2020年药店最大并购案,是当年7月国大药房以18.6亿元收购拥有1507家药店的成大方圆全部股权,这也是我国药品零售业史上的最大并购案,并购后国大药房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

 

药店逐渐适应集采

 

带量采购自2018年底推出“4+7”试点到推广至全国,再到覆盖全部医疗机构与医保定点药店,只用了一年多时间,该机制首次实施时入选药品最大降幅高达90%以上,带给业内的冲击与压力是难以想象的。

 

在度过初期的惶恐无措后,药店行业已逐渐适应了国家集采的节奏。一方面,国家医保政策对药店给予一定支持,如浙江规定医保定点药店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统一按医疗机构支付标准上浮15%执行(不含国家和省谈判药品),新疆、云南等地则规定集采品种药店售价在中标价格基础上再上浮不超过15%。同时,药店积极主动去适应政策变化,积极消化吸收由此带来的影响,创新了很多应对之策:部分药店与中标厂家、未中标厂家分别开展不同形式的新型工商合作,按照以量换价、以量换市场的原则,拿到非中标药品的优惠价格;更多药店苦炼内功提升专业服务,积极调整品类结构,实施差异化定价策略,加强优化网点布局,积极争取慢病、特种病、DTP等业务,主动承接处方外流;个别药店则试水社区诊所、中医诊所、体检中心等,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京东健康树立行业新标杆

 

2020年12月8日,京东健康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大涨33.18%,截至2021年1月22日收盘股价高达152.6港元,总市值4859亿港元,远超阿里健康24.3港元的股价、3270亿港元的市值。

 

成为在线医疗No1,京东健康用了10年:2011年7月,公司与九州通合资成立“京东好药师”开始进军医药电商;2013年收购青岛安吉堂大药房并将其更名为京东大药房,全面发力药品零售;成立第三方医药B2B平台“药京采”试水在线诊疗、健康管理服务;一年前,从京东集团中分拆整合医药零售、医药批发、互联网医疗、健康城市四大业务板块并IPO上市成为市值第一……京东健康的发展,堪称药店业标杆:一方面为区域龙头药店树立了融合发展、“铸链发展”的标杆,另一方面为药店业打开了新的思路与空间,让业内看到“互联网+药店+医疗”的真正价值,看清药店的未来在何方。2020年12月初,一心堂就斥资近亿元在海南购地成立医疗公司,而医疗健康已成为阿里、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的标配。

 

药师新政宽严相济

 

执业药师短缺一直是制约我国药店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有关部门一方面严打“挂证”、“人证分离”等现象,一方面积极鼓励基层人员报考注册药师并引导向各级药店流动并注册,药师注册率有显著提高,但仍存在较大缺口。据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5月底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533286人,其中注册于药品零售企业的执业药师482499人,占注册总数的90.5%,而截至2019年底我国药店总体数量为52.4万家。

 

为改变这一状况,有关部门采取了实事求是、宽严相济的办法。在继续严格药师配备要求、严打违规“挂证”的同时,在“三区三洲”等深度贫困地区单独划线;2021年1月11日发布的《零售药店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至少有1名取得执业药师资格证书或具有药学、临床药学、中药学专业技术资格证书的药师,且注册地在该零售药店所在地,药师须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且在合同期内”,相当于为医保定点药店“松绑”,将极大缓解执业药师短缺局面。

 

预测

祈福2021

药店圈迎接新蜕变

 

资本大戏有望上演

 

一个行业完成初期资本积累并积累良好口碑后,必然有一个加速的过程,新的一年里一场医药零售资本大战有望上演并从此进入行业整合期。

 

首先是“初生牛犊”健之佳与已上市7年的一心堂都把云南作为大本营,在扩张版图上也有重叠,两虎如何相争,能否像湖南同行那样共赢值得关注;第二,来自药品零售大省山东的漱玉平民抢先IPO,或将带动山东立健、燕喜堂等鲁商群雄,再掀起一波药店上市潮,进而激活波澜不惊的山东市场;第三,提交了招股书的养天若顺利过会,湖南就有3家上市药店,几乎占了半壁江山,以敢做敢闯著称的“湘军”将合力上演“药店版三国演义”;第四,2020年7月纺织类上市公司美尔雅公告称拟以15亿元交易对价购买“西北狼”甘肃众友的50%股份,12月美尔雅又以2.3亿元全资收购了青海众友,全部完成后将以50.13%的股份控股拥有超3000家药店的甘肃众友,变身药店股;第五,2020年底有传言指四大上市药店中的两家或“强强合作”,尽管两家公司及时出面“澄清”,但并未完全打消业内的想象。第六,高济医疗等资本大鳄在经过一两年整合见效后会否卷土重来,也大有看点。

 

可以预见,2021年将是资本市场药店板块精彩纷呈的一年。医药市场竞争、药店之间的竞争必然存在且日益惨烈,合作也会延续且花样翻新……整个行业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中竞争,通过不断向前发展解决各种问题并上升到新的层次。

 

网上药店继续井喷

 

依靠药品的刚性需求,在宏观经济稳步复苏、国内不再出现新一轮大规模疫情的前提下,据预测2021年我国药品市场将出现明显的恢复性增长,其中线上终端将依然保持高速发展,或将迎来“继续井喷”的局面。

 

如果最近这两年线上线下终端的增速得以保持,要不了三年,线上终端的药品销售额就将超过线下——这对实体药店可不是好消息。不过,在消费者网购药品习惯形成、国家支持鼓励等前提下,克服了医保支付、药品监管等难题,“互联网+医药”、“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药品消费也随之向线上转移。主动积极地拥抱互联网,加快完善线上销售布局,是所有药店的最优选择。

 

万家药店花落谁家

 

拥有一万家连锁门店是我国很多药店梦寐以求的目标。早在2001年初,三九集团就率先提出在5年内投入10亿打造1万家连锁药店,后来因为过度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计划以失败告终;上海华源、深圳万基、珠海光彩大药房也曾豪言在全国建10000家连锁药店,事后也泡了汤。20年后,资本运作高手高济医疗在短短三四年时间里或收购或入股50余家医药连锁零售企业,实现了遍布全国21个省1万多家门店的梦想,成为业内老大。国大药房把成大方圆1507家门店、国控天和下属医药连锁438家门店吞并后,门店总数已达7783家,距万家药店近在咫尺,其2022年目标是门店数超15000家。

 

除高济医疗、国大药房外,2020年起重新开始大肆并购的老百姓、益丰药房、一心堂、大参林四大上市药店每年门店数都在高速增长,跻身万家门店是迟早的事。医药电商叮当快药的扩张计划则由过去的“百城千店”变为了“千城万店”。

 

“药店+”成绩几何

 

从早期的药店+日用品、药店+诊所,到如今的药店+加油站、药店+邮政点、药店+快递网点、药店+电商,更进一步的有药店+商保……2020年随着政策的放开,药店与异业(指其他行业)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合作,从物流巨头抢先试水到各路资本进入布局,客观上起到了注资、激活、促进等作用。典型案例是中石化旗下易捷便利店与一心堂首选在海南开展“药店+加油站”的合作试点,数据显示,中石化旗下易捷便利店在全国的数量约为2.57万家,居便利店行业第一名,截至2019年底一心堂拥有直营连锁门店6226家,销售网络覆盖10个省市,门店数量名列前茅,药品配送能力是业内翘楚,而海南也是一心堂的药品零售地盘。

 

药店+异业合作是面对药店行业竞争形势的一种转型升级。这种合作开拓了药店经营的新领域,有助于药店以相对低的成本实现快速增量,值得点赞。作为一种在形式、范围、内容等方面可无限拓宽的新事物,“药店+”未来潜力无限。

 

经过一年试水,进入2021年应该是“检查作业”的时候了;如果药店+异业合作在经营规模、业绩指标、竞争力培育、发展后劲等方面取得较好成效,在2021年有望全面推开。

 

5G激活药店圈

 

在药店行业,5G的最典型应用是短视频、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黑科技。随着5G技术进入人们生活、直播电商越来越普遍,我国直播电商GMV网站成交总额预计在2025年达到6.4万亿元,对这一大蛋糕,药店业怎能袖手旁观?

 

部分药店已经进行了直播带货的试点,这种与时俱进的创新探索是值得肯定的。作为一种新事物,短视频、在线直播等在宣传推介药店、科普健康知识、塑造药店高端形象等方面大有用武之地;人脸识别、智能推送、会员数据分析等大数据、人工智能新技术更是药店提高专业服务能力的得力助手。

 

反垄断带来新看点

 

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着力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是2021年市场整顿的大招。2020年底以来,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呼声在互联网行业越来越大,前有唯品会等平台商家曝出天猫淘宝“二选一”,后有美团“大数据杀熟”,实际上网上药店、实体药店都是“二选一”的受害者,网上药店尤甚。

 

2020年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局依法对阿里“二选一”等涉嫌垄断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此例反垄断立案是第一但绝非唯一,对今后电商平台反垄断,对实体药店电子支付等均有深远影响。如果“二选一”等垄断乱象得到根治,将大大降低经营与交易成本,增强连锁药店对第三方平台的选择权、话语权。

 

监管医保新政变局

 

新的一年,药店业监管也面临诸多变局。变局之一监管新政如何落地,2021年1月11日《零售药店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发布,该办法曾被视为“史上最严监管”,尤其是首次提出“连坐”条款,让业内忧心忡忡。但从该办法公布后的资本市场表现看,业内眼里的“最严监管”在投资者看来却是一大利好,1月12日A股药店板块四家上市药店涨停。该办法在放开医保资质申请的同时,进一步加强定点管理与严格规范,结果就是优胜劣汰、为规范药店腾出空间;对医保费用拨付、承接外流电子处方、申请纳入门慢与特病等定点等做了明确规定,显然利好线下药店尤其是规范运营的区域龙头们。至于业内担心的“连坐”,该办法把“连坐”的行为主体由原来的药店调整为法定代表人、企业负责人或实控人,适用范围明显缩小,监管部门呵护之心也是显而易见的。

 

变局之二是正在征求意见的《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如何落地。医保个人账户改革等新政得到落实,对医保药店的冲击不可避免,影响到药店客流、医保药品消费等,医保药店的利润可能大幅下降,吸引力也将趋淡。

 

变局之三是在O2O、“药店+”等得到政策支持背景下,网售处方药何时尽快落地。疫情改变了消费者行为,也让以网订店取、网订店送为配送模式的网络售药得到了认可,但网售处方药的“靴子”却迟迟没有落地。事实上,随着科技进步、监管手段升级、药店合规意识加强,辅之以在线监管、数据分析等新监管手段,网售处方药是能得到保障的,是时候放开了。

 

 

 

本文来源:米内网 作者:逄增志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