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营销

营收增长1238%!单品销售或逼近200亿美元,超越辉瑞、强生、AZ的“后浪”能否复制吉利德成长路径?

2021-03-04 06:15 591

近日,Moderna公布最新的年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Moderna 2020年未经审计的总收入达8.03亿美元,相比2019年的6000万美元,增长率高达1238%。

除了惊人的增幅外,另一个数字同样引发业界关注。 Moderna表示2021年公司新冠疫苗产能将达到7亿~10亿剂,销售额预计可达184亿美元。
01 一战成名
2020年11月,Moderna的mRNA疫苗公布了晚期临床试验中期数据。其预防新冠病毒的有效性达到94.5%,超过辉瑞疫苗一周前刚刚造成轰动的90%有效性,同时在低温运输储存上更具优势。
疫苗上市后旋即得到多国的认可和支持。从Moderna最新的新冠疫苗供应协议列表可以看出,其新冠疫苗已经获得美国、欧盟、加拿大、英国等紧急授权,也获得近8亿剂疫苗的订单。Moderna也将2021年全球生产计划下限从6亿剂提高到7亿剂,努力提供10亿剂,预计2022年将产能提高至14亿剂。

图 | 2月25日Moderna新冠疫苗供应协议和法规更新(来源:Moderna官网)
疯狂涌入的全球订单也为Moderna带来了预计184亿美元的销售业绩。
若将这一成绩放在全球新冠疫苗的竞赛中,Moderna是什么样的水平?
辉瑞此前发布的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辉瑞与BioNTech所研发的新冠疫苗BNT162b2预计2021年销售额约为150亿美元。作为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新冠疫苗,BNT162b2于2020年12月先后在英国、美国上市,其第四季度销售额为1.54亿美元。
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研发的C19VAZ作为欧美国家第三款上市的新冠疫苗,其第四季度销售额为200万美元,对比辉瑞/BioNTech的BNT162b2第四季度销售额这一数字并不高。阿斯利康对C19VAZ的2021年预计销售额并未公布,最新财报只提及“预计2021年总营收将以较低的百分比增长,核心每股收益预计在4.75-5美元之间。” 阿斯利康计划从下季度开始单独公布C19VAZ的销售业绩。
刚刚过去的2月,FDA宣布紧急批准强生公司新冠疫苗Janssen Covid-19 上市。这款疫苗以“只需一针”的特点正在抢占剩下的美国疫苗市场。对疫苗2021年的预计销售额强生也同样未透露。
从供给量来看,强生此前表示预计到6月底能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到年底可向全球提供10亿剂疫苗。而Moderna和辉瑞已承诺,将在7月底之前额外提供超过5亿剂疫苗。
而全球四大疫苗巨头中,除了辉瑞有新冠疫苗上市外,默沙东、葛兰素史克和赛诺菲暂未有新冠疫苗上市。
显然,不论是上市速度、2021年预计销售额还是供给量,Moderna作为疫苗赛道的“后辈”,均在国际疫苗药企“前辈”面前实现了“弯道超车”。
它是如何做到的?运气+实力,或许能解释一二。
成立于2010年的Moderna在生物技术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11年。顶着“生物科技初创巨头”之称,Moderna于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但上市当天却遭遇股价低开低走,大幅破发的局面,因此被质疑“生物技术史上最大IPO“名不副实。可以说,在2020年之前Moderna并没有惊人的表现。
直到新冠疫情爆发。这场全球的大流行疾病让众多群体和公司损失惨重,却成了Moderna的“运气”。
新冠疫情之下,疫苗成了“破局”的关键。然而,在常态情况下一款疫苗的开发、测试和生产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这显然难解新冠疫情“燃眉之急”。此时,一个新的疫苗研发方式走进了大众视野,那就是mRNA疫苗。
相比于传统病毒疫苗需要更长时间来获得和培养病毒,mRNA疫苗并不需要这些步骤,而是只要知道病毒的遗传物质序列,在实验室利用机器合成针对性mRNA片段,再使用脂质包膜将片段进行包裹即可。因此可以在几十天内设计并生产出疫苗。这或许是新的解决方案。
而Moderna作为mRNA赛道的关键选手,自然备受瞩目。政府资源、资本全都向Moderna涌来。
2020年4月和7月,Moderna先后获得了BARDA(美国政府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开发管理局)4.83亿美元和4.72亿美元的补贴。这9.55亿美元的资金正是为了Moderna的新冠疫苗研发。而Moderna的股价自2020年以来一路飙升,从2020年1月3日的18.89美元/股增长到最高183.74美元/股,增长率达872.68%。  

图 | Moderna股价走势图(来源:谷歌财经)
Moderna因新冠疫苗一战成名。 一款产品成就一家公司,相似的商业故事也曾发生在吉利德身上。
02 吉利德的“昙花一现”
吉利德故事的前半段是一段为人津津乐道地由“神药”推向巅峰的商业传奇。
1987年,年仅29岁的Michael Riordan信心满满地在美国加州创立了吉利德科学公司。但这家生物医药企业起初的发展并不出色,成立后十多年时间吉利德都无法填补研发和运营的成本,只能通过资本输血存活下去。
第一款药物获批上市足足花了9年时间,并且表现平平。
1996年吉利德用于治疗艾滋病患者巨细胞病毒(CMV)视网膜炎的药物Vistide获得FDA批准上市,这款药物在其后销售中从未突破1000万美元并最终消失在吉利德的产品线中。
实现盈利吉利德最终用了14年时间。2001年财报中吉利德首次报出5230万美元年的净利润。
就在外界以为这家公司将继续名不见经传下去的时候,一款丙肝药物成为拯救吉利德的“神药”并在不断迭代中将其推向巅峰。
2013年12月吉利德第一代丙肝药物SOVALDI获批上市,得益于显著的疗效和高昂的价格仅用6个月时间便将销售推高至55.7亿美元,2014全年达到102.83亿美元刷新了重磅药物突破百亿美元关口的记录。第二年迭代药物HARVONI更是全球狂销138.64亿美元,二者合计在2015年为吉利德创造191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也就是在丙肝药物推波助澜式地带动下吉利德成功跻身全球十大药企的行列。
不过,故事并未就此结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因丙肝药物吉利德陷入到不停衰退的下半场。
2016年开始,虽然迭代仍在继续,但吉利德丙肝药物的销售开始出现跳水式下滑。2016年,第三代EPCLUSA获批上市但三代产品合计带来的销售业绩仅148亿美元,较前一年下跌超20%。2017年,伴随第四代产品VOSEVI的问世销售额再减少35%,到2020年,吉利德丙肝药物的销售额已经跌至21亿美元,较最辉煌时缩水近九成。只用不到了五年时间丙肝药物沦为了吉利德的过去式。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归咎于丙肝药物过于成功的疗效。第一代SOVALDI针对2、3基因型慢性丙肝的治愈率就已经超过90%,加上副作用更小治愈率更高的迭代产品使大批丙肝患者得以治愈的同时减少了新感染患者的数量,最终造成丙肝药物市场的需求不断萎缩。
丙肝药物日渐衰退的形势下,吉利德依靠相关研发经验期望能在乙肝领域收获同样的成功,但现实并为随其愿。 2016年其乙肝治疗药物Vemlidy获批,成为FDA近十年批准的首个乙肝药物。 截至2020年Vemlidy的销售额始终未能突破10亿美元。
对于Moderna而言,吉利德的故事大概别有一番深意,一款药物崛起可以创造辉煌也能带来落寞的下场。 不过现在就思量下场显然还为时过早,摆在Moderna面前的更重要的如何复制前人传奇,成为下一个“吉利德”。
03 下一个“吉利德”?
184亿美元的营收几乎可以将Moderna推入2020年全球Top20药企的榜单,但能不能创造下一个“吉利德”式的辉煌,显然还没有答案。
在疫苗即将获批上市的消息传出后,Moderna股价高涨,其CEO斯蒂份·班塞尔和公司高管多次减持Moderna股票。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阿斯利康是Moderna公司第二大股东。而阿斯利康则在3月2日售出Moderna股票套现约12亿美元,其去年还曾因出售Moderna股票换得了14亿美元的收入。
除了这些耐人寻味的有趣细节之外,从Moderna现有的技术、人才和产品管线来看,Moderna想要成为下一个“吉利德”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技术角度来看,虽然Moderna在mRNA领域的技术实力已经得到新冠疫苗的验证, 但其在专利方面并非没有隐患。 2020年7月,Moderna在一项递送系统专利的诉讼案中败给了生物技术公司Arbutus。mRNA在注入人体时极易被降解,因此递送系统尤为重要。为解决这个问题,Moderna在2016年通过生物技术公司Acuitas获得了Arbutus的脂质纳米颗粒 (LNP) 递送系统。败诉也在Moderna的技术专利上敲响了警钟。
从人才角度来看,首席医学官Tal Zaks将于近期离职的消息让外界对Moderna的未来增添了不少担心。Zaks于2015年加入后全面负责Moderna的临床开发和监管事务,指导了mRNA疫苗的开发临床及上市等工作。作为Moderna的幕后功臣,Zaks的离职无疑让Moderna损失了一员大将。目前Moderna也在招聘新的首席医学官。
从管线角度来看,Moderna布局了预防性疫苗、细胞疗法、癌症疫苗、肿瘤免疫、再生疗法和基因治疗6大方向。  

图 | Moderna管线图(Moderna官网)
进展最快的无疑是新冠疫苗,已实现很好的商业化。此外,Moderna目前有4款产品进入临床II期,分别是巨细胞病毒疫苗、个性化PCV疫苗、针对卵巢癌的肿瘤免疫mRNA药物和针对心肌缺血的再生疗法。 作为即将接棒新冠疫苗的“后续力量”,这4款产品的进展对Moderna十分重要。
其中,巨细胞病毒疫苗和个性化PCV疫苗均在国际疫苗巨头公司布局的赛道中,在缺少政府补贴的情况下,Moderna是否能重现开发新冠疫苗时的速度和效果还未可知。针对卵巢癌的肿瘤免疫mRNA药物将不只是疫苗公司之间的竞争,而是全球研发肿瘤药物公司之间的对决,Moderna面对的竞争对手也将更多。而针对心肌缺血的再生疗法,或许能成为Moderna的“新希望”,但其开发难度同样不容小觑。
想要从“一鸣惊人”变成“一直惊人”,Moderna不论是在技术、人才还是管线上都需要做更深、更远的布局。


本文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苏唐 Crystal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我来说两句
    0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