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职场

中药“神话”破灭:第二批重点监控目录公布,重磅单品被绞杀

2021-04-07 02:39 674
文 | 小米   编 | 锦瑟

中成药又将面临新一轮的政策打击


 

第二批重点监控目录公布,多款中成药这次逃不掉监管了。

 

3月30日,福建省医保局印发通知,公布福建省第二批医保重点监控药品清单。其中,天士力的“神药”复方丹参滴丸、步长制药的独家品种脑心通胶囊、康恩贝的独家产品麝香通心滴丸三款中成药被列入。

 

按照医保局的工作要求,纳入重点监控清单的药品,存在采购使用异常情形的,各级医保部门应进行约谈督促整改。对于月发货金额超过500万元的,医保部门将责成生产企业调低挂网价。生产企业若整改不力,视情节予以暂停或取消挂网的处罚。

 

福建是全国医改的风向标,包括“用药重点监控”在内,很多改革政策都是在福建首先推出,逐步推广到全国。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曾公布首批国家级重点监控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对176家企业,500亿市场形成冲击。不过,业界一直呼吁的“中成药重点监控名单”,却迟迟没有正式公布。

 

此番福建省第二批重点监控目录公布,势必会引发其他省市、甚至国家卫健委的跟进。

 

据米内网的数据显示,中成药在2020年重点城市公立医院的销售额接近30亿元,但相比于2019年,销售总量同比下降12.48%。

 

尽管在宏观层面上,国家鼓励中医药发展的政策趋势并无变化,但中成药总被扣上“辅助用药”、“临床疗效不明确”等帽子,医保部门出台一系列的监管措施对中成药也不友好。曾经在医药市场叱咤风云的中成药,势必又将面临新一轮的政策打击。

 

 

销售神话破灭

多款重磅品种业绩下滑

 

虽然疫情里中医药的功效让人称奇,但过去两年里,中成药市场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根据天士力2019年报显示,其核心产品复方丹参滴丸销售量为1.2亿盒,销售量同比下降13.23%。

 

健识局注意到,除复返丹参滴丸之外,占天士力销售排名前2到5名产品的分别是:养血清脑颗粒、养血清脑丸、注射用益气复脉、水林佳的销售量均出现下滑。

 

而在同一时间,步长制药几乎也面临着同样的“烦恼”。每盒36粒的脑心通胶囊在2019年的销售量为6427万盒,相比于2018年销量下降7.65%。每盒48 粒的脑心通胶囊销售量虽然同比增长2.01%,但库存量同比增加86.11%。

 

这次被福建纳入重点监控的三款中成药中,唯一一款销售量保持正增长的是康恩贝的麝香通心滴丸。根据康恩贝财报显示,麝香通心滴丸2019年丸实现销售收入1.62 亿元,同比增长24%。

 

不过,一枝独秀并不能让康恩贝高兴。受医疗机构的药占比、重点监控、医保谈判等诸多政策的影响,康恩贝的“恤彤”、“天保宁”、“金艾康”等多款中药产品的业绩大幅下降,导致康恩贝2019全年亏损3.46亿元。

 

要知道,上述三款被纳入重点监控的中成药产品,都曾经缔造中国医药的“神话”,凭借一己之力支撑所在公司连年高企的销售收入。

 

复方丹参滴丸自1994年国内上市以来,销售量一路上涨,连续多年实现收入突破10亿元。

 

1998年,天士力集团将专治冠心病、心绞痛的复返丹参滴丸送到美国FDA审查,2013年宣布进入临床Ⅲ期。一旦闯关成功,复方丹参滴丸将成为美国正式批准上市的首款中成药,成为中国医药行业的“榜样”。

 

而脑心通由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发明,1993年投入市场,是步长制药首款独家专利药产品。该药物不仅进入了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同时收录于《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01年,脑心通已实现销售额3亿元的目标,时至今日依然是步长制药的五大明星产品之一。

 

随着重磅品种销售“神话”的破灭,中成药若不能证明自身临床的有效性,必将面临加速淘汰的命运。事实上,各家医疗机构在重点监控的考核制度下,大举向疗效不明的中成药开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医院主动剔除中成药

药品集采“只砍价、不带量”

 

时隔一年半,福建省祭出“第二批”重点监控用药目录,而且正赶在高层领导视察福建三明医改工作之后,寓意不言自明。

 

“重点监控”是福建医改中推出的创新性举措之一。2012年4月20日,福建三明市的129个品规药品被列为第一批“重点跟踪监控目录”,由此拉开了重点监控的序幕。

大约从2016年开始,重点监控政策开始被安徽、河南等省份仿效,作为控制药费的重要手段之一,只要哪种药用量偏大、异常,就会被列入重点监控的范围之内。

 

2019年国家卫健委推出第一批重点监控用药目录后,20种目录内药物随后全部被踢出医保目录,这是“重点监控政策”实施以来,最具威力的一次“形象展示”。因此业界一直惴惴不安,担心第二批国家重点监控会把自家明星产品列入其中。

 

尤其是,第一批20种重点监控品种里并没有中药,因此中成药被列入第二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已有大批医疗机构已逐渐放弃中成药了。自2017年以来,山东千佛山医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金山分院、中南大学湘雅二院、四川华西医院等多家知名医院都曾印发通知,明确拒绝中药、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进院。

 

迎接中成药的还不止悬在头上的“重点监控之刀”,更为糟糕的是,2019年7月,国家医保局曾透露,将展开胰岛素、生物类似药和中成药的集中采购。可以预见,今后相关产品将遭价格冲击,中成药的好日子到头了。

 

根据国家医保局官网消息,中成药集采工作已陆续在青海省、浙江省金华市和河南省濮阳市开展。其中,青海省中成药集采对于肾康、喜炎平、痰热清、血栓通等中药注射液采取“不带量限价挂网”方案,国家医保局建议医疗机构“不宜对中成药在医疗机构的配备使用政策进行强制性约束”。

 

这意味着,今后中成药进入全国集采,可进入“只砍价、不带量”的模式,近千亿的中成药市场将面临萎缩。

 

“神药”的淘汰进程将进一步加快。


本文来源:健识局 作者:小米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我来说两句
    0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