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营销

4.88亿美元!曾经的三代EGFR-TKI明星公司卖了,对象是药圈华裔首富陈颂雄旗下公司

2021-04-07 06:17 591

一笔4.88亿美元的交易,描绘了一家创新药企研发十多年 “折戟”后自救的景象,以及一家“基于海外,进发国内”反路径扩张的华人创业的故事。

01 找路
徐晓(艾森医药创始人)用11个月改写了艾森医药的命运。
2020年5月,海外疫情肆虐,徐晓独自飞往圣地亚哥,为艾维替尼寻找新的希望。
艾维替尼是艾森的核心产品,也是唯二进入临床阶段的产品,属于第三代EGFR-TKI抑制剂,用于治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或T790M耐药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对标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曾有望成为中国首个自研的三代EGFR-TKI抑制剂,与其在百亿的肺癌市场一较高下。
不过后来折戟成沙,被竞争对手豪森(阿美替尼)、艾力斯(伏美替尼)一一超越。目前,艾森获批信息仍不明朗,而后面排队者有贝达、倍儿达、益方生物、南京圣和、苏州润新……就连奥希替尼的仿制药也早在1年前启动了BE实验。
其实,早期艾森替尼的优势非常明显。艾维替尼完成I期临床第一例受试者入组时间(2014年10月),早于阿美替尼(国产首个)两年半时间。后来,由于临床数据提交相关问题,艾维替尼的进度定格在了2019年4月。“药监局不批准,艾森也不放弃”。这一状况已经维持了两年。
“看起来毫无希望的等待”,连艾森自己也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获批。一位离职员工曾表达自己的看法:十几年心心念念专注做一个药,要放弃真的很难。作为艾维替尼的创造者,徐晓早把艾维替尼当成自己的“孩子”,做出售的选择更不易,但看着它“半死不活”更难。
去年5月下旬,美国Sorrento公司(索伦托)宣布与艾森医药达成合作,获得艾维替尼中国境外所有地区所有适应证的商业化权益,交易金额不明。
这是拯救艾维替尼的第一步。
但谁也不会想到这笔交易背后的买主将成为艾森最后的归宿。
2021年4月5日,Sorrento正式宣布将以最高4.88亿美元收购ACEA(艾森),主要资产有艾维替尼、AC0058(下一代BTK抑制剂)、AC0939(下一代FLT-3抑制剂),一个小分子化合物库的发现平台(逾百万个小分子),以及拥有cGMP的生物药基地(产能高达5000公斤/年的原料药和5000万粒新药胶囊),以及艾森的研究开发制造团队。
这项并购有望在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
实际上,“卖掉艾森”的决定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锤定。 据索伦托官网,去年10月16日索伦托和艾森签订了意向书。如果再倒扣收购意向的决策时间,可能要追溯到5月的那笔交易。
或许在徐晓心中这一时间要更早,只是苦于契机而已。疫情爆发后,艾维替尼被发现对治疗新冠有效,且基于之前临床I期的数据获FDA批准直接进入了临床II期。这一消息使得艾森很快被“医药猎手”索伦托盯上并采取了极速行动。
双方一拍即合,一切顺理成章。或许这是艾森和艾维替尼最好的“出路”。
至今我们也已经不关注它的获批时间了。因为即使未来艾维替尼获批上市,留给他的空间有多少呢?
02 索伦托的扩张——从美国到国内
索伦托与艾森唯一的“联系”可能要从2001年说起。
2001年,季红俊(索伦托创始人)所在的stratagene公司被安捷伦公司收购。17年后,安捷伦又收购了艾森生物(艾森旗下的器械公司,一家国产流式细胞仪制造商)。
索伦托本身并非一家寻常公司,其15年的发展史堪称一部并购史。 对资本运作可谓驾轻就熟,现有管线几乎都是通过收购建立起来的,与国内联系一直紧密。

索伦托收购历程

据其官网披露,2013年该公司通过收购谢灵顿制药获得了树脂毒素(RTX)资产,构建了疼痛领域的产品线。

同年,索伦托通过收购Concortis Biosystems公司获得抗体药物偶联(ADC)技术。 “基于美国,向中国进发”这种反路径登陆让索伦托极具优势。 2016年6月,索伦托将ADC资产延展至国内,成立Levena公司。仅5年,该公司苏州基地已经支持了十几个ADC新药的申报项目。进展最快的项目即将开展III期临床的研发。
如今收购艾森直接目的是获取新冠项目。对于“猎手”索伦托而言,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新冠疫情爆发后,索伦托通过自研或收购迅速扩展了11个新冠相关项目,包括诊断试剂、中和抗体及新冠药物。收购艾森之后,艾维替尼便成为其中临床进度最快的新冠治疗药物,目前处于临床第2阶段。
据报道,该公司去年5月称已发现一种STI-1499的抗体,可以100%地抑制COVID-19并在人体内清除SARS-CoV-2病毒。消息公布当日,索伦托暴涨158%。目前该抗体最快的处于临床I期。有如此惊奇的抗体为何还要收购艾森,恐怕只有索伦托自己能回答。

 

另据媒体广泛报道,索伦托背后的投资支持者还有美国华裔首富陈颂雄。
陈颂雄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1993年。他首次把糖尿病疗法运用于人体试验,成功对一位糖尿病人进行了胰腺细胞移植,这种的新鲜疗法曾经轰动一时,不过最终并未成功。
后来,在继续糖尿病药物研究,同时陈颂雄开始攻克癌症,之后陈颂雄先后获得了50多项专利,包括大名鼎鼎的基础化疗药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Abraxane,这一药物连带创立的公司(阿博瑞斯生物)在2010年被出售给新基公司,通过交易陈颂雄成为新基最大个人股东。
陈颂雄极擅长资本运作。除阿博瑞斯的股权交易外,陈颂雄2008年以56亿美元转卖了自己在90年代末以低价收购的濒临倒闭的公司。陈颂雄还投资10亿美元创立了Nantworks,这是一个由9家医药公司组成的“生态系统”。其中,医疗基因诊疗公司NantHealth于2016年上市,免疫抗癌疗法公司NantKwest则在2015年上市。
Nantworks正是连接陈颂雄与索伦托的公司,两公司间的业务往来也非常密切。
  • 2014年12月,索伦托和NantWorks成立了一家全球合资企业,现称为Immunotherapy,专注癌症免疫疗法。
  • 2 014年12月,索伦托与NantKwest达成了共同开发CAR.TNK™(嵌合抗原受体肿瘤攻击Neukoplast)免疫疗法,用于癌症和传染病治疗。
  • 2015年3月,索伦托与NantWorks公司旗下的NantCell达成全球合作,共同探索和开发针对肿瘤新表位的免疫疗法。
  • 2015年7月,Sorrento和NantBioScience(NantWorks的子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名为NantCancerStemCell,专注于开发“一流”的小分子针对目标,可能解决包括癌症干细胞在内的癌症生长的重要驱动因素。

本文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Jessie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我来说两句
    0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