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营销

2020全球药企CEO薪酬大比拼:强生接近两亿元,GSK、诺华掌门人垫底,上下差3倍!

2021-04-07 22:15 1147
在2020特殊的年份,医药领域的最强打工人,几人欢喜几人愁。
 
同样受新冠疫情影响,有多家跨国MNC年首席执行官年薪再度上涨,且还能享受专门的商务机福利,而有些企业CEO则很难高兴起来。
 
例如强生的Alex Gorsky薪酬同比上涨16.6%,已经接近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阿斯利康Pascal Soriot在2020年的2150万美元薪资较2019年增长了16.2%,较2018年增长了45.96%,相当于两年间涨幅接近50%。
 
艾伯维的Gonzalez获得了2400万美元的薪酬,较2019年同比上涨11%。在疫情中大放异彩的疫苗公司Moderna首席执行官2020年年薪(1300万美元)已经超过了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的970万美元和诺华首席执行官Vas Narasimhan的1161万美元。
 
而在诸多CEO中薪酬本就不高的GSK女首席执行官2020年又减少到了970万美元,而她2019年收入刚刚上调突破了千万美元。还有诺华CEO Vas Narasimhan收入下降了10%。与2019年相比,其薪酬减少了110万瑞士法郎。罗氏施万的薪酬总额为1103.37万瑞士法郎(约合1229.24万美元),较2019年低了4.2%。
跨国MNC首席执行官2020年薪酬

企业

名称

CEO

2020

薪酬(美元)

2019年

薪酬(美元)

强生 Alex Gorsky 2958万↑ 2537万
艾伯维 Gonzalez 2400万↑ 2161万
礼来 David Ricks 2370万↑ 2130万
阿斯利康 Pascal Soriot 2150万↑ 1850万
辉瑞 Albert Bourla 2100万↑ 1793万
BMS Giovanni Caforio 2000万↑ 1877万
安进 Robert Bradway 2000万↑ 1961万
吉利德 Daniel O'Day 1899万/ 2911万
赛诺菲 Paul Hudson 1360万/ /
Moderna StéphaneBancel 1300万↑ 890万
罗氏 Severin Schwan 约1230万 约1220万
诺华 Vas Narasimhan 约1160万 约1232万
GSK Emma Walmsley 约970万 约1081万
 
强生Alex Gorsky:2958万美元
 
尽管强生2020年总收入825.84亿美元,同比仅仅增长了0.6%,但这并不妨碍其首席执行官Alex Gorsky加薪。
 
2020年Alex Gorsky的薪酬高达2958万美元,比2019年增加了421万美元,同比上涨了16.6%。
 
而这一切得益于强生的新冠疫苗获得了FDA的紧急使用授权申请。基于此,Alex Gorsky获得了长期激励,奖励金额达到目标的125%(1814万美元),年度激励共计261万美元,养老金644万美元。
 
在2020年,强生制药业务领域表现强劲,实现了8%的增长,制药业务收入为455.72亿美元,其抗肿瘤领域首次突破百亿美元规模,达到124亿美元,自身免疫疾病治疗药物领域151亿美元,心血管&代治疗药物领域49亿美元。在免疫疾病领域,2020年,乌司奴单抗销售额达到77亿美元,同比增长21%,已经成为强生该疾病治疗领域的营收主力。
 
艾伯维Gonzalez:2400万美元
 
自2013年起就掌舵艾伯维的Richard Gonzalez 2020的收入又上涨了。
 
2020年Gonzalez获得了2400万美元的薪酬,高于2019年的2161万美元,涨幅高达11%。主要原因是其长期股权奖励增加了330万美元。他的股权薪酬高达1400万美元,还获得了近50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
 
在Gonzalez带领下,艾伯维正式完成了对艾尔建的收购,2020年艾伯维的收入增长为37.7%,达到458亿美元。
 
并且在2020年艾伯维推出了两款免疫药Skyrizi和Rinvoq,创造了23亿美元的收入。对于这两款药物,艾伯维的销售预期从原来的100亿美元提高到了2025年的150亿美元。
 
礼来David Ricks:2370万美元
 
礼来首席执行官David Ricks的薪酬待遇也名列前茅。
 
2020年David Ricks的薪酬达到了2370万美元,比他2019年的收入2130万美元增长了11%。 2020年David Ricks的收入包括148.3万美元的薪酬,外加262.5万美元的现金奖励,还有136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此外,他的退休金增长了近600万美元,是其整体薪酬上涨的主要原因。
 
在David Ricks的带领下,礼来2020年的营收业绩喜人,超出预期。数据显示,2020年礼来总收入245.4亿美元,同比增长10%,高出礼来年初对自己237亿~242亿美元的预期。并且,礼来还首次在年报中披露中国的销售收入,为11.17亿美元(+19%),其中与信达合作的信迪利单抗贡献了3.09亿美元。
 
2020年礼来进行了多项重磅投资合作,例如与万春医药签订7.9亿美元的蛋白降解研究合作和授权协议,与Precision BioSciences就基因编辑技术达成27亿美元合作;以10.4亿美元收购开发针对溶酶体功能障碍相关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基因疗法的Prevail Therapeutics。
 
对于2021年,礼来有了更高的业绩预期,计划2021年收入达到265亿~280亿美元。
 
辉瑞Albert Bourla:2100万美元
 
2020年辉瑞由于与BioNTech合作在疫苗中抢占先机,成功开发并推出了第一种COVID-19疫苗,创造了1.54亿美元的销售额。
 
2019年1月1日正式担任辉瑞首席执行官的Albert Bourla,薪水在2020年也有了明显的变化。2020年其总薪酬为2103万美元,包括165万美元的工资、549万美元的现金激励薪酬和以辉瑞期权形式长期授予的1400万美元的长期激励奖励。而其2019年的薪酬总额为1970万美元。
 
不过辉瑞的整体收入似乎差强人意。由于剥离其仿制药业务普强,辉瑞从去年TOP20的第3位跌至今年的第8位。
 
在2020年,辉瑞总收入为419亿美元,如果把普强的业绩排除在外,则与去年相比增长2%。其Prevnar13肺炎疫苗,2020年销售额为58.5亿美元,是辉瑞收入最高的产品。
 
辉瑞预计2021年的销售额为614亿美元,预计2021年的COVID-19疫苗销售额将达到150亿美元左右。
 
BMS Giovanni Caforio:2000万美元
 
与GSK、诺华首席执行官在疫情中降薪不同,并未特别关注COVID-19疫苗竞赛的BMS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 Giovanni Caforio的总收入在2020年还上涨了7%。
 
2020年Caforio的收入约为2015万美元,其中包括170万美元基础薪资,1350万美元股票奖励,还有500万美元的激励计划薪酬和“其他”薪酬。有意思的是他所享受的“其他薪酬”包括将公务机用于个人用途以保护自己的健康。
 
2020年是BMS收购新基后的第一个完整年, 由于业绩并表,BMS 2020全年总收入从2019年的261.45亿美元增长63%达到了425.18亿美元。
 
BMS最畅销的产品,也是来自新基的抗癌药Revlimid,销售额为12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2%。此外,BMS的Eliquis销售额92亿美元,增长了16%,分析认为上涨的主要原因为Eliquis可以降低COVID-19患者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BMS收入支柱O药在2020年首次出现业绩下滑,为70亿美元,下降3%。
 
安进Robert Bradway:2000万美元
 
尽管2019年安进业绩下滑,Robert Bradway还加薪了100万美元。而过去的2020年,Bradway背着2019年业绩下滑的压力,一边迎击来势汹汹的仿制药竞争,一边应对新冠肺炎这一黑天鹅事件,Bradway仍带领安进实现了增长,而其回报则是2013万美元的报酬。
 
其中包括薪资165万美元,144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奖励。35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还有总额近60万美元的他的其他报酬(包括个人使用公司飞机,理财计划服务等)。
 
其收入是GSK Emma Walmsley薪酬的两倍多,但比强生的Alex Gorsky少了近1000万美元。
 
数据显示,Bradway正带领安进公司重新振作起来,并着力扩大美国以外的市场。最具代表性的是,安进已经开始坐享中国医药创新红利,2020年安进完成了对百济神州4.21亿美元的增资入股,对百济神州的持股比例达到了20%左右。2020年安进实现了254.2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9%。 
 
吉利德Daniel O'Day:1899万美元
 
2019年3月1日起正式担任吉利德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Daniel O'Day,被视为是引领吉利德走向未来的最合适的领导人。
 
Daniel O'Day在罗氏工作30年,他于1987年加入罗氏制药,在美国先后担任多项职务。2006年,Daniel O'Day在加利福尼亚出任罗氏分子诊断业务总裁,随后返回罗氏总部领导罗氏诊断部门,再后来被任命为罗氏制药首席执行官。
 
吉利德对这名新领导人寄予厚望,期待他能带领吉利德扭转连续三年营收下滑的态势。Daniel O'Day的主要任务是寻找新的增长来源,而提升吉利德在肿瘤领域的地位是其选定的重要方向。
 
吉利德给与O'Day的薪酬也颇为丰厚。2019年 O'Day的薪酬为2910万美元,较前任CEOJohn F. Milligan 2018财年的薪酬2600万美元涨了69%。不过,其中包含1420万美元的奖励,用以弥补他离开在罗氏的赔偿;568万美元以现金支付;另外850万美元作为股权奖励。
 
2020年O'Day薪酬为1899万美元,其中包括170万美元的薪水,以及价值115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奖励,47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和100万美元的其他报酬。
 
在2020年,因为瑞德西韦,O'Day带领的吉利德在全球大放异彩。不过这并没有减轻O'Day的焦虑感,在今年1月份举办的JP摩根大会上,O'Day表示在吉利德的10个月里,他每天主要思考3件事:
①吉利德的核心业务(抗病毒业务)能够持续多久?未来10年还能占有多少营业额?
②吉利德今天掌握着什么?吉利德内外部在专业技术方面有哪些积累和特长?
③吉利德打算买什么?吉利德的下一代并购是什么?
 
O'Day提出在未来10年,吉利德有信心成为抗艾领域的“王者”,而Biktarvy将成为吉利德公司未来10年的增长引擎。
据了解,吉利德的抗艾产品Biktarvy2020年销售额达到了72.59亿美元,创下了艾滋病药物的单药销售记录。2020年吉利德艾滋病毒药物创造了近170亿美元,同比增长3%,丙肝药物在全球的销售额持续萎缩,销售额为20.64亿美元。而该公司的细胞疗法的收入大涨33%,Yescarta和Tecartus贡献了6.07亿美元。
 
2020全年,吉利德总收入为246.89亿美元,同比增长10%,但若不包括特殊时期瑞德西韦Veklury28.11亿美元的营收,吉利德的总收入较2019年下滑了3%。
 
赛诺菲Paul Hudson:1356万美元
 
2019年9月,Paul Hudson加入赛诺菲担任首席执行官,2020年也是他第一个完整的薪酬年。尽管2020年赛诺菲的全年净收入稍有下滑,但是赛诺菲董事会仍给予Paul Hudson了充分的肯定。
 
2020年Paul Hudson获得了约1356万美元的薪酬,其中基本薪资为155万美元、全年奖金264万美元、其他福利482万美元,还有一笔233万美元的签约奖金。
 
数据显示,2020年赛诺菲净收入360.41亿欧元,同比下滑0.2%。其中制药业务收入256.74亿欧元(+3.1%),疫苗业务收入59.73亿欧元(+8.8%)、消费者保健业务收入43.94亿欧元(-1.9%)。其Dupixent(度普利尤单抗)2020年收入大涨70%,大卖了35.34亿欧元。
对于赛诺菲2020年的表现,Paul Hudson也表示满意 ,认为公司克服了外部环境的严峻挑战,达成既定的运营目标和财务目标。
 
Moderna StéphaneBancel :1300万美元
 
作为一家网红疫苗公司,Moderna首席执行官2020年年薪已经超过了GSK首席执行官的970万美元和诺华首席执行官的1161万美元。
 
据了解,Moderna 首席执行官StéphaneBancel 2020年的薪酬总额为1285万美元,高于2019年的890万美元。其中包括95万美元的薪水,19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价值900万美元的股票期权。
 
2020年对于Moderna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年”。 得益于新冠疫苗的销售,Moderna2020年第四季度的收入达到了5.71亿美元,而其2019年同期仅为1400万美元。Moderna预计2021年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额将达到184亿美元。
 
Stéphane Bancel曾在JPM大会上直言:“凭借新冠疫苗研发的成功,莫德纳的形象得到了极大提升,并且有望在 2021 年迎来‘拐点年’” 。
 
不过这家疫苗公司,很有可能华尔街今年的首选做空标的。 据摩根大通对80家对冲基金和专业投资者的调查显示,Moderna是2021年最希望做空的两家生物技术股票之一。2020年,Moderna股票大涨了434%。根据S3 Partners的数据,这一涨幅令Moderna空头损失了21.4亿美元。
 
GSK Emma Walmsley:970万美元
 
至目前,Emma Walmsley仍是跨国MNC中屈指可数的女性首席执行官。在升任GSK全球首席执行官三年之后,2019年Emma Walmsley终于涨薪了。2019年,Emma Walmsley可以拿到的打包薪水增加到了840万英镑,约合1085万美元。
 
而2020年,尽管Emma Walmsley带领GSK达到了2020年财务指导目标,但却因为没有实现公司内部盈利目标,其收入减少到了不足1000万美元,约为970万美元。
 
但是 2020年她的收入与其他企业的男性首席执行官存在巨大差距 ,如Johnson&Johnson 的Alex Gorsky赚了将近3000万美元,礼来首席执行官David Ricks的薪酬总额为2370万美元,AZ首席执行官Pascal Sorio获得了2150万美元的薪酬。
 
数据显示2020年,GSK全年收入340.99亿英镑,同比增长1%,制药业务营收为170.56亿英镑和疫苗业务收入为69.82亿英镑,出现了3%、2%的小幅下滑。消费者保健业务因为吸收了从辉瑞剥离的资产,收入达到100.33亿英镑,同比增长12%。

本文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李妮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我来说两句
    0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