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投融资

​诺信创联与优时比达成战略合作,数字化推广消除基层用药信息差

2020-12-07 10:11 1800

癫痫是一种古老的疾病,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记载。如今,我国有超过900万癫痫患者。在现有的治疗方法下, 90%的癫痫患者都是可治愈的。从治愈的手段来看,60%-70%的癫痫患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

作为一种神经系统疾病,并非每一位患者都能享受到标准的治疗方案。大量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因条件限制仍在常用二十多年前的治疗方案,难以满足患者有效控制疾病的需求。

除了癫痫以外,还有大量的神经系统疾病药物在基层医疗中未得到有效应用,随着神经科学日新月异的发展,当前的诊疗技术已经不能与以往的技术手段相提并论。基层却成为了药物触达的价值洼地

数字化的医药营销方式,正在为药企和基层医生赋能。在神经系统疾病用药领域,2020年12月4日,在“全球医药&医疗器械供应链创新峰会2020”上,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优时比与国内领先的医药数字化推广企业诺信创联宣布启动战略合作,通过数字化解决方案改善基层患者诊疗体验。

动脉网获悉,优时比与诺信创联的此次合作项目,将惠及国内医疗市场中约20000位医生,其中神经科医生17000位,儿科医生3000位,从而惠及更大区域内的约160万位患者,为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优时比作为全球领先的神经系统用药和免疫系统药物公司,看中诺信创联在医药数字化营销中的哪些能力?数字化营销如何在医药营销这一服务重线下、需求多样化的场景中释放价值?动脉网专访了诺信创联CEO阮伟。


抓住数字化营销中的核心环节,技术驱动提升药企效率

回顾医药数字化营销行业的发展历史,早在2014年之前,药企就已经认识到传统的以医药代表为主的医药营销方式,难以下沉到基层用药市场。加之,整个社会已经迈入数字化时代,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化技术,以更高的效率和全新的互动模式,重塑了多个领域的商业模式。医药数字化营销一直方兴未艾。

作为医药数字化营销行业中的先行者,诺信创联在2014年成立。阮伟以往长期在英国电信担任大客户总监,负责制药、能源、高科技等行业信息化的经历,让阮伟看到制药这个垂直行业相对比较传统,有着巨大的改善空间。

“在当时,我判断制药行业相对比较封闭,同时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间。但对于什么时候政策会出,具体会通过什么路径会实现改变,其实还比较模糊。”在制药企业数字化转型这一机会面前,他认为宁愿艰巨也不愿错过。“虽然那时我还看不清具体路径,但我相信其他人也看不清,我们先进入这个市场,就能够以更好的耐心等到赛道打开。”

同时期,制药行业中也出现了形态各异的数字化营销解决方案。大部分数字化营销方案的思路是从医生端出发,在数字化营销中也看中医生资源的聚合和累积,

深厚的技术基因和对药企需求的深度洞察,让诺信创联在确立解决方案时,没有从医生端出发,而是从满足药企需求出发,一直是有的放矢以服务制药企业为核心来服务医生。

从战略上看,诺信创联在医药数字化营销中选择以技术和产品为驱动,通过技术手段去提升行业效率,搭建以技术和产品驱动的高效率、低成本、透明合规的营销方式。

从实现路径上看,诺信创联通过先进的语义理解和深度学习方法,从为医生解决实际问题出发,优化医生和患者的体验,为各层级医生提供优质的信息资源和服务,帮助临床医生,更高效便利地获取专业信息、使用专业工具,从而提升诊疗水平。

从具体的案例来看,本次与优时比合作的神经系统药物推广就能体现诺信创联以技术和产品为驱动的公司基因。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不断加深,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病率也在升高。在全球药品市场中,神经系统用药一直是占比较大的一个细分领域,在我国,该领域在医药终端和临床的使用比重也在逐渐升高,神经系统用药市场被看作是下一个肿瘤用药市场。

但我国的基层医疗市场中,基层医疗市场分布广,单点规模小,大部分基层医生缺乏培训和学术交流的机会,疾病治疗方案没有得到及时更新,不断更新的技术很难高效地下沉到基层市场。

目前,中国广大乡镇基层医院正面临着“医生获取医疗科学技术信息渠道狭窄”和“患者就诊满意度偏低”这双重问题的考验。相较于大城市优质医疗资源汇集的区域性中心医院,基层医疗机构的优秀医生由于资源相对匮乏,难以找到属于他们的学术交流和研讨的舞台,更难获得贴近现代医疗发展进步的及时信息。

诺信创联通过数字化方式,能够建立药企与医生的高效双向对话机制,实现双方价值的精准匹配,快速满足基层医生的多样化需求,也帮助基层医生提高诊疗水平。

基层市场范围广大、单产低,采用传统的营销模式会面临投入产出不对称的问题。而天生带着开放、共享、边际成本为零的互联网、数字化的解决方案,能够在基层市场实现最大化的价值释放。

阮伟举了个例子:“2018年优时比在中国上市了治疗帕金森病的创新药物优普洛(罗替高汀贴片),该产品采用独特的透皮贴片制剂,每天给药一次,能在24小时内持续发挥药效,给了帕金森病患者一个新的便捷的解决方案。通过合作,我们能够在潜力非常大的神经系统用药领域,和基层医生建立高粘性关系,传递这一新型解决方案的学术信息,使广阔基层市场的患者从中获益。”


解决医生核心问题,搭建双向互动的链路

随着药物市场增长转向广袤的基层医疗市场,政策高压态势下药品利润空间被压缩,越来越多的药企开始重视数字化营销。医药数字化营销行业发展的路径逐渐清晰,行业后续的发展路径也证明了诺信选择以技术和产品为驱动这一战略的前瞻性。

现阶段,行业普遍认为专业的医学内容、精准的触达链路、合规的运营方法和效果验证四个方面成为医药数字化营销企业的核心考量。

阮伟认为:“在这四个方面中,药物本身在营销推广前就已有大量的专业内容,合规的运营方式需要建立在专业的医学内容和精准的触达链路之上。所以,以技术为基础的精准的触达链路是最难建立,同时也是具有独占性的资源。

其实这和社交软件的机制类似,无论是抖音也好,微博也好,它的信息流分发效率要越来越高,背后关键的机制是在于链路本身要越来越灵敏、智能。”

具体来说,核心难题在于医药数字化营销这一场景中,在把相当多的专家指南、指南解读、病例解读等专业内容分发给医生的过程中,如何超越单向、无目的的推送,而是深度触达医生的工作场景,让内容分发能够解决医生实际工作中的问题,建立常态的互动。

诺信创联的医药数字化营销方案创造价值的方式,是与医生所处的阶段、现有病人、未来的愿景紧密结合,在更高的维度和更远的视野中,提供相适应的信息匹配。

在基层市场这一医药数字化营销的核心市场,诺信创联已经服务超过30万基层医生,链接超过1万家医疗机构,按照一位医生服务10-20位患者进行测算,诺信大约服务了300-600万位的患者,服务药品SKU超过70个。

从未来来看,医药数字化行业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和潜力。对于诺信创联来说,未来也有还有更多挑战和机遇在等待。

首先从供给端来看,国外医药数字化营销行业发展较早,药企对数字化营销态度较为积极,不少企业成立了单独的数字化营销部门。本土药企数字化营销的步伐虽然落后于国际药企,但国内药企也渐渐开始布局,诺信创联在过去几年也开始与本土药企展开合作。

二是用药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以往的用药市场以院内市场为主,但院内通过4+7药品政策推行后,终端售价降低50%以上,像改善型用药,逐渐向院外、基层、网上转移。不断出现的新场景,也为医药数字化营销提供了新的增长极。

本文来源:动脉网 作者:小编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