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院

四个医生办的小诊所,成了世界顶级医院

2021-02-01 10:44 427

作者|杜玫

来源|同语轩(ID:tongyuxuanusa)


一百年的时间,

从四个医生的诊所,到世界顶级医院。

在烧成灰烬的废墟中重生,

走过了大萧条和二次世界大战,

一直在创新、在发展,

开创许多先河,

引领业界风骚

……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一百年前,坐落在大湖畔的克利夫兰(下图为当时的一个街景),是当时全美第五大城市。人口剧增,生机盎然,云集了工业巨头和富豪商贾,充满了创新和发展的机遇。如今闻名遐迩的交响乐团,艺术馆,城市公园和会所等都是在那个年代,由富庶而慷慨的居民们捐款兴建。



1921年2月26日,晚上八点,500名当地和从外地赶来的医生们参加了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的开业庆典。来自明尼苏达州的Mayo Clinic的Dr. William J. Mayo 是重要致辞嘉宾。随后,作为创始人的四位医生,Drs. Frank E. Bunts, George W. Crile, William E. Lower, and John Phillips, 亦分别致辞。2 月28日,正式开始接诊病人。


当地图书馆的有关诊所开业的收藏


一个非盈利性的,多学科医生合作的诊所就此诞生了。


这是一家从开始就是年薪制的医生集团,这个与生俱来的标志性模式,在当时不仅小众,而且饱受非议甚至在某些州里被禁止。


这是一家带着战地医院风格的诊所,一个在世界大战的战火中锤炼的理念,改变了整个医疗模式。


一个世纪的岁月, 1921-2021年,从四个医生的小诊所,到世界顶级医院。百年风云沧桑,多少兴衰存亡。


那些创造奇迹的人们,虽已逝去,却长存。



一、创始人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试图远离但终究还是在1917年卷入其中。就像其他美国人一样,医生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战争,包括克利夫兰诊所的几位创始人。纷飞战火中,这些外科医生看到了合作的高效,他们像一个整体一样思考和行动,萌生了一个后来改变了整个医疗模式的想法。


其实,故事的开始可以追溯到60年前或者更早。那时候,另一场残酷而血腥的战争,美国内战,刚刚结束。在那个时候,克里夫兰诊所的创始人们才刚刚出生。


Dr. Frank E. Bunts (1861-1928)

出生于1861年的Dr. Bunts ,是三个外科医生中最年长的一个。在海军短期服役后,他进入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医学院。1886年,他作为最优秀的毕业生在毕业典礼致辞。之后,做了一年的实习医生之后,他加入了韦德医生 Dr. Frank J. Weed 的诊所。后来担任Wooster Medical School医学院的外科主任。Wooster Medical School在1896年被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合并。

Wooster Medical School在1896年被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合并。原来位于东14 街的校址(下图),如今是几条州际高速公路的交汇处。



Dr. George W. Crile (1864-1943)

1864年,Dr. Crile出生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农场。他在俄亥俄北方大学完成师范教育,于1884年拿到了教师执照,并担任一所学校的校长。但是,因为跟当地一个医生Dr. A.E. Walcker的接触,他的兴趣很快就转移到医学上。Dr.Walcker 借给他医学书籍还带着他去探访病人。1887年,他在Wooster Medical School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在大学医院跟随韦德医生实习。随后他和Dr.Bunts一起,作为助手, 在韦德医生的诊所里正式行医。

韦德医生诊所


遗憾的是,45岁的韦德医生,在职业生涯的顶峰,不幸感染肺炎而去世。这个时候Bunts 医生还不到30岁,Crile医生比他还要小三岁。


跟韦德太太商量之后,他们决定买下韦德医生的诊所一起经营。之后,诊所运营情况一直非常好。



1892年,诊所需要更多人手。Bunts和Crile医生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说动了Crile医生的侄儿,Lower医生,加入了他们。三人一起在上图的诊所行医。


Dr. William Lower (1867-1948)

1867年, Dr. Lower出生在俄亥俄州。在农场长大的他,从小就很独立而且很努力。1891年从Wooster 医学院毕业后,曾在城市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 随后成立自己的诊所。

当年的城市医院的鸟瞰图


1895年,这三个外科医生已经是完全平等的合伙人。他们均摊诊所所有的开支也分享所有的急诊收入,同时,他们还保持各自独立行医,又存在着竞争关系。相互之间的信任和对彼此的信心,奠定了他们未来合作的基石。



一切都很顺利,1897年,这三位医生搬进了更大更新的诊所(上图)。



1898年,西班牙-美国战争发生了爆发了。


Bunts和Crile作为军医奔赴前线,Lower独自留守维持诊所。不久战争结束。Bunts和Crile回到家乡,继续诊所的工作。而Lower作为第九美国支队的一员,远赴中国。当他到达的时候义和拳运动已经平息,他转到菲律宾并在那里呆了一年后返回克利夫兰。


1901年,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战争暂时告一段落。三个医生重聚在诊所,直到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把他们再次分开。这期间的十几年,他们除了在大型外伤中心和私人诊所工作外,各自在大学医学院和医学专业协会中都担任着重要的角色。


1914年,战争席卷欧洲。当年12月,应时任美国驻法大使的请求,Crile医生奔赴法国驰援。1917年,当美国卷入战争的时候,湖边分队是第一支进入法国的美军并接手了一家英国总院。最初Crile医生是指挥官,后来,他被调任新职,由Bunts医生来接手他的工作。


1918年,Bunts和Crile 在法国战场


当战火渐渐平息,压力渐渐缓解,这两位老友在战地医院里聊天,迸发出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最终形成了克里夫兰医学中心的雏形。战地医院的经历,让年轻外科医生们意识到整体组织的高效性,看到了各专业紧密合作的优势。在他们回到美国之前,他们已经开始为将来做打算。


1919年,Bunts and Crile医生返回克里夫兰跟Lower医生重聚。他们开始重新接手被中断的外科工作,甚至比战争之前还要忙碌。


战地医院是个雏形,另一些元素则来自他们的好朋友,梅奥诊所的Mayo医生。为了更为广阔的平台和服务,他们决定吸收一名内科医生到团队。


很幸运地,充满激情的内科医生Dr.John Phillips 加入了团队。


Dr.John Phillips (1879-1929)

1879年,Dr. Phillips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个农场。他是一个安静而思维严谨的年轻人,但同时有着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他曾在学校里面教了三年书,然后在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完成医学教育,并于1903年以优等生毕业。毕业之后,他在克里夫兰的湖边医院做了三年的内科住院医,就是在那里,他认识了Crile医生。他是大学医院的医生,也曾经奔赴战场。


1920年,大部分的私人执业医生并不喜欢医生集团这个理念。有些人认为医生集团所占有的更多的医疗资源会让他们具有不平等的竞争优势。还有很多人公开批评这个理念,并且试图阻止克里夫兰诊所的建立。


如果没有这几个创始人在业内如雷贯耳的大名和不可撼动的地位,这个计划估计就会夭折了。当时Crile医生是最有名的国内和国际大咖之一;Lower已经是国内知名的泌尿外科医生;Phillips医生在当地和国内内科界都有着很高的声望;Bunts医生更是有高山仰止的最高级别的职业声誉和个人声望。而且,这几位外科医生全部是美国医学学院的历任主席,而Phillips医生是刚刚当选的下任主席。


这些创始人的声望绝不仅仅基于他们在大学医院的角色,他们在社区医院里面同样担任着重要角色。他们都曾经在很多的社区医院任职。另外,许多商业领袖都是他们的病人或者朋友。所以,尽管在当时极为另类、议论纷纷,却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些医生们想要建立的这个合法的医生集团。



Crile医生的儿子,小Crile 医生,曾写过这样一段文字,勾画出了他眼中几个创始人的形象:


Crile 医生是整个集团的核心引擎,他充满理想、激情四射、创意无限、而且自带无需充电的马达。他总是有着火一样的热情要把事情做完,偶尔会把不那么成熟的科研中得到的东西用在病人身上。一些人可能认为他不好相处。所以他有众多的支持者也有众多的反对者。然而他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会承认,他是当时世界上最早用实践生理学来解决外科问题的先驱之一,他也是整个国家推动和组织医学学会的领袖之一。他是美国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克里夫兰诊所得以建立,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的能力、地位和这么多年的业界经验。



如果是Crile 医生是集团的驱动器,那么Lower医生就是刹车板。他天生的保守主义甚至体现在在他的外科手术切口上。他的那些手术切口,小到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可以进行操作,就连站在他边上的助手也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作为一名泌尿外科医生,他既是一个有精湛技艺来完善事情的术者,又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先锋。同时,他还是一个堪称完美的会计师。他检查每一项支出来确保不会因为Crile医生的冲动花费而影响诊所运营。后来,在傍晚的时候,他甚至经常在诊所里溜达,关掉那些他认为没有必要亮着灯。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吝啬鬼,他的谨慎和保守完美地平衡了另一个人的过度激情。



这两位创始人,尽管他们在性格上如此不同,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争吵。


我没有真正像认识其他人一样认识Bunts医生,因为他很早就去世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至少我在场的时候,从来没有展现出另外两个医生那种幽默。我曾经见到Crile 和Lower医生开玩笑,嘻嘻哈哈,讲到他们怎么样对付那些宿敌的时候,俩人甚至笑得在地上打滚。我难以想像Bunts医生做这样的事情。他的外表和人品,都会让你会联想到一个传统的参议员。我的父亲曾经这样告诉我,在我们这个团体,他才是那个真正值得尊敬的人。


Phillips医生也很早就去世了,所以他只是我儿时记忆中的一个医生,而不是一个私人朋友。他总是安静又信心满满的,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我想他的病人和同事都对他有同样的信心,这也是他可以成功组建大内科的原因。


(上图为克利夫兰诊所开业时的大楼,至今站立在院区。)


尽管这些创始人的个性很不一样,但是一些内在的共同的东西,把他们紧紧地粘合在一起。他们都曾经在军队服役、都曾经在医学院授课、都热爱并致力于医学。共同的背景、共同的经历、共同的眼界、共同的动力、共同的想法。他们要建立一个医疗集团,一个各医学专科在一起,行医教学和科研在一起的团体。他们开始做计划,像一个整体一样思考和行动,创造一个理想的医生集团。



Reference

https://my.clevelandclinic.org/about/history/1860s-1910s

(原标题:从小诊所到世界顶级医院 - 创始人)


本文来源:看医界 作者:小编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移动版”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0点赞
0反对
0举报
0收藏
  • 账号登录
  • 手机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发 送

手机号码未注册时将自动创建会员账号

扫一扫访问当前网页
关闭
/ 5